您好,歡迎訪問中國名律師刑事辯護官方網站!
            刑事辯護律師,刑事律師
            首席刑事律師-王平聚
            清華大學博士
            深圳大學市委黨校刑法教授
            深圳福田區第三屆政協委員
            刑事辯護律師,刑事律師
            全國熱線:13902983029 (微信同號)
          1. 網站首頁
          2. 首席律師
          3. 關于我們
          4. 律師團隊
          5. 成功案例
          6. 無辜者計劃
          7. 辯護罪名
          8. 刑事資訊
          9. 聯系我們
          10. 附加刑執行期間又犯新罪應如何量刑

            時間:2017-11-14 13:07:21 瀏覽:
            導讀: ——天津高院裁定李力販賣運輸毒品案裁判要旨毒品交易數額的認定,應在分析歷次供述之間邏輯關系的基礎上,綜合在案其他證據審慎作出。前罪

            ——天津高院裁定李力販賣運輸毒品案

            裁判要旨

            毒品交易數額的認定,應在分析歷次供述之間邏輯關系的基礎上,綜合在案其他證據審慎作出。前罪剝奪政治權利執行完畢以前又犯罪,數罪并罰時前罪刑期應從新罪被羈押之日停止計算。

            案情

            2014111日,李力指派楊治國攜毒抵津,與李爽(另案處理)在某高速橋下交易,公安機關將楊治國當場抓獲,收繳冰毒1312.6克。后經網上追逃,李力被押解回津,主動交代與李爽在同年109日還曾買賣冰毒910克。李爽僅承認109日向李力購買冰毒20克。

            裁判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李力、楊治國的行為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李力系主犯、累犯,但如實供述,認罪態度較好,可對其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楊治國被指使、雇傭參與犯罪,是從犯,綜合認罪態度、悔罪表現,對其從輕處罰。判決:1.被告人李力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與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二十一天并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2.被告人楊治國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萬元。

            宣判后,李力、楊治國未上訴,人民檢察院未抗訴。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報送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復核。

            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李力兩次跨省運輸、交易大宗毒品,已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其聯系下家、組織貨源,是共同犯罪中的主犯。綜合考慮犯罪地位、作用及行為惡劣程度,以及累犯事實,原審量刑適當。裁定:核準李力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

            評析

            本案爭議焦點是對李力如何量刑,涉及兩個問題:一是2014109日李力販賣冰毒的數額認定;二是剝奪政治權利執行完畢前又犯罪,數罪并罰時前罪余刑的計算。

            1.對于販毒數額的認定

            雖然李力、李爽所言相差懸殊,但不妨礙對冰毒交易910克的事實認定。首先,供述穩定。自抓獲歸案至死緩復核,李力皆承認與李爽有筆910克的冰毒交易,從未翻供。其次,供述合理。李力對與李爽間數次交易價格、數量、時間、地點作詳實交代。據供,2012年中旬至2014年底,二李毒品往來十余次,單價由每克300、400元至220、180、150、120元等,逐筆下跌;批量由20、30克至150、300克等,不斷上漲:符合多買少算的交易規則與人熟為寶的生活常理,說明供求穩定、相互信任。作為倒數第二筆,二李以90元每克買賣冰毒910克,真實可信。再次,有細節支撐。李力特別說明10克系隨買而贈。綜合交易基數、單價及長期合作關系,該10克出處合理,強化了承辦人關于900克存在的內心確信。最后,有其他佐證。據查,李力農行卡當天轉存一筆(4萬元),現存三筆(1萬元、8500元、9300元),共進賬67800元。結合李力關于李爽還給過其約兩萬現金的供述,銀行流水與交易錢款相互印證。

            2.對于數罪并罰的裁量

            李力在前罪剝奪政治權利執行完畢前又犯罪,前罪刑罰應從新罪被羈押之日停止計算。

            對于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刑罰執行完畢前又犯罪的,刑法第七十一條規定,將前罪沒有執行的刑罰與后罪所判處的刑罰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的刑罰。但是,前罪余刑如何確定,刑法沒有明確。為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執行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犯新罪應如何處理的批復》(以下稱《批復》)指出,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從新罪的主刑有期徒刑執行之日起停止計算。但是,實務中還存在如下問題:一是新罪有期徒刑執行的前提是前罪、新罪數罪并罰后執行刑的最終裁定,如此,前罪余刑的明確有賴于新罪主刑執行,而新罪刑罰實施卻尚待前罪余刑的確定?!杜鷱汀酚嬎惚憬?,卻不能消釋個案裁判中因邏輯循環引發的量刑困惑。二是判決作出與執行之間存有時間差,前罪余刑在數罪并罰時可能尚存,于新罪主刑執行時卻已終盡,不再涉及刑期中止。此時,判決將陷入無法執行或全部執行的困境?!杜鷱汀凡僮骱啽?,卻蘊含著因審判、執行順序錯位導致的空判危機。筆者認為,將新罪被羈押日作為前罪余刑停止計算的節點,更為適宜。

            首先合法,與《批復》精髓相通。由刑法第四十七條“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可知,有期徒刑執行其實從羈押開始。將前罪余刑暫停點確定為新罪被羈押日,契合《批復》“前罪刑期從新罪有期徒刑執行之日停止計算”規定,與之一脈相承。

            其次合理,與原判依據同一。若從原審判決確定之日中止前罪剝奪政治權利,不同審判階段前罪余刑計算將有所差異,人為造成上下級法院量刑依據相左。而從新罪被羈押之日中止執行,標準同一,維護判決穩定。

            再次合情,與剝奪政治權利效果一致。剝奪政治權利由罪犯居住地的縣級公安機關指定派出所執行。當罪犯因又犯罪被羈押,屬地派出所實難再予監管。中止剝權,情理之中。同時,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刑期從新罪有期徒刑執行完畢之日繼續計算,與不中斷執行效果一致。

            李力2001年因搶劫罪被廣東省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20091217日刑滿釋放;20141125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剝權刑期為二十一天。原審量刑適當。

            本案案號2015)二中刑初字第143號,(2016)津刑核 65539506

                                                            來源:人民法院報                                        

            如需法律幫助,詳情請垂詢深圳刑事律師王平聚辯護團隊

            聯系電話:13902983029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蓮花支路1001號公交大廈350室(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旁)

            了解更多資訊,請關注王平聚刑事辯護團隊官網(中國名律師刑事辯護網):

            http://www.saranette.com/


            分享到:
            ?
            免費熱線

            139-0298-3029(微信同號)

            立即咨詢我們

            我們的聯系方式


            辦公電話:

            139-0298-3029(微信同號)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梅林路卓越城二期B座17樓 深圳刑事辯護律師,刑事律師
            CopyRight ? 2018 中國名律師刑事辯護網 粵ICP備16106572號-1 郵箱:780691570@qq.com
            成年女人午夜性视频